首页 > 穿越重生 > 穿成少将军后一心只想苟命 > 17. 梁国(四)

17. 梁国(四)(1/2)

目录

【滴,恭喜宿主完成任务,获得任务奖励。】

【恭喜您获得buff:蛊母的青睐】

【蛊母的青睐:云中巫蛊之族圣物——蛊母,获得它的青睐后,百蛊不侵,万毒无害。】

【副作用:体质会散发与蛊母相同的气息,吸引百虫。】

季晚迷迷糊糊地听见系统结算,她不记得自己救过什么蛊母,想着那应该也是条虫子,不过莫名其妙完成任务的感觉真好。

吃力地睁开双眼,一入眼便是茅草屋顶,四肢酸软,三番努力下,依旧起不来身。

“别乱动。”

再入眼帘的是殷骓那双凤眸,不同于往日的透净,此时布着血丝,甚至有些浑浊,眼窝周围稍稍塌陷发黑。

“殷骓,你怎么也**?还变丑了。”

“本王的名字,也是你叫的?”殷骓见她能开口说话,但一张嘴就敢唤自己名字,还咒他死,一时不知该喜该怒。

“都**,还管什么尊卑有别,更何况你还想把我脑袋挂城门上,我没骂你都算轻了。”季晚瘪着嘴嘟囔着。

殷骓无奈,伸手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,季晚吃痛,紧皱五官。

“疼吗?”

季晚语塞,鬼应该不会有痛感的,那她刚直呼殷骓姓名,还打算骂他,岂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!?

“殿下,我……”

看她支支吾吾的样子,殷骓心底暗自发笑,嘴角也不由挂上一抹弧度,“以下犯上,罪该万死,想必阿离是清楚的。”

“殿下,能不能不死……”

忽地,门被推开,传来了丰晔的声音。

“少将军醒了。”

季晚看见丰晔进来,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,“嗯嗯。”

“那便好,你想吃什么?”丰晔脸上虽无太大表情,但是眸子里的欢喜还是流露出来。

听他这么一说,季晚才觉得自己的肚子瘪着,吧唧了下嘴,“肉!”

“带些白粥回来。”殷骓不冷不热的声音,压盖住了季晚对肉的渴望。

“爷,你呢?”

“一样。”

待丰晔走后,季晚瞪着她那对杏眼,脸上大写的不高兴。

“你两日没吃东西,太过荤腥,肚子会不舒服。”殷骓看着她的模样,浅浅一笑,低声解释道。

没过多久,丰晔端着两碗粥回来,身后跟着个身穿白衣的少年,衣服显得有些大,上面还半条狐狸尾巴。

季晚用手指着少年,“那狐狸尾巴不是你的吗?”

殷骓接过丰晔递来的粥,用勺子轻轻拌了拌,抬眸瞥了季晚一眼。

季晚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忙不迭捂住嘴,“我是说他身上穿的衣服。”

“嗯,张嘴”殷骓将一勺粥塞进季晚嘴里,“我让丰晔去取药时,顺便拿了回来,他衣服破烂,就给他穿了。”

季晚口中含着粥,用目光打量着她救回来的少年,他的脸色虽然还发白,但是却有几分血色,眉清目朗,一对狐狸眼,不像之前那般黯淡无光,正含笑望着她。

“你叫什么呀?”季晚想从殷骓手里接过粥,“我自己来,你喝你的,凉了就不好喝了。”

殷骓并没理睬她后半句话,用勺子盛满着粥,放在嘴边轻轻出气,塞进季晚的嘴里,“他自从回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。”

“我没有名字。”少年低着头,手拽着衣角。

殷骓眉毛轻挑,将手中勺子放进碗中,扭头看着少年,“那你一身医术,从哪学来的?”

“你会……医术?”季晚吃惊地瞪着眼睛,口中含糊不清。

“你的小命是他救的。”

季晚眸中放光,脸上欣喜,“这么厉害!”

少年低垂着眸子,眼神飘忽不定,支支吾吾说道:“其中缘由,我只能告诉季将军你一个。”

殷骓扫了一眼他。

“丰晔,我们出去。”他起身,将碗放在她床边。

“殿下,你留下。”季晚叫住殷骓,然后佯装生气盯着少年,“小孩,你这是离间,我跟我家爷主仆情深,以我家爷的本事,你不告诉他,他都会知道的。还不如直接跟他说,省的我受苦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殷骓回头瞪了一眼床上的季晚,眸中的笑意愈加浓烈,勾了勾唇角,走到季晚身边,重新拿起那碗粥,舀起一勺,连吹都没吹,直接塞进她嘴里,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,“好一个主仆情深。”

季晚皱眉喊烫,看到殷骓的表情,又立即收声。

这家伙真是睚眦必报!

“丰晔门口守着。”殷骓吩咐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家暴十三式[穿书] 男配弟弟是傲娇[穿书] 状元家的小夫郎 穿成废材男主的未婚妻 哥谭旅游日志 更爱美人纤阿 本来应该这样的 颤抖吧,土拨鼠! 在选秀综艺说相声 〔魔道祖师〕《簌风笔记
返回顶部